首页> 现代言情> 江槐周时晏

>

江槐周时晏

周时晏著

本文标签:

小说叫做《江槐周时晏》,是作者“周时晏”写的小说,主角是周时晏江槐。本书精彩片段:他就是故意的,不然怎么留得住她?“你说真的?如果我拿出一个亿,你就把和希庄园卖给我?”周时晏抬眼看她,意外于她语气里的淡然。“你有?”“我有。”江槐心...

来源:1   主角: 周时晏江槐   更新: 2024-05-18 07:13:03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很多朋友很喜欢《江槐周时晏》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,它其实是“周时晏”所创作的,内容真实不注水,情感真挚不虚伪,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,《江槐周时晏》内容概括:您不在家的这些日子,家里总感觉空荡荡的,还是回来了好,回来了好啊。”看到齐叔那副欣慰喜悦的样子,江槐一时间有些出神。齐叔和张妈是从小陪伴她一起长大的,虽然父母不在了,但她总是能从他们两人身上体会到那种来自父母般的关爱。看着齐叔这副心心念念希望她回家的样子,江槐一时间又有些纠结,她搬出去住真的是对的吗...

第4章


现在真的要说起来,周时晏就觉得整个人有口难言。 他有些烦闷地抓了一把头发往后捋,“……大概是因为这几天药停了,所以还有些不适应。 关于他说的药,江槐还是有些了解的。 这么想起来,确实,不管是第一次在书房撞破他的异常,还是他住院的时候,或者是之前的每一次,每次都是他没有用助眠药的时候。 这么看起来,他的情况大概有些糟糕。 只是江槐这个时候大概是因为昨天
她跑走的时候,周时晏似乎看到了她脸颊上一抹不真切的绯红。
他有些茫然地从床上坐起来,低头看了看自己,又看了看卫生间的方向。
该不会是,被她察觉了吧?
该死的。
他忍不住在心里唾骂了自己一句,起身回了自己房间。
江槐下楼的时候,餐厅里难得空荡荡的没有人。
齐叔看到来的是江槐,还有些惊讶,随即就是惊喜。
“小姐,您昨晚回来了?真是太好了。您不在家的这些日子,家里总感觉空荡荡的,还是回来了好,回来了好啊。”
看到齐叔那副欣慰喜悦的样子,江槐一时间有些出神。
齐叔和张妈是从小陪伴她一起长大的,虽然父母不在了,但她总是能从他们两人身上体会到那种来自父母般的关爱。
看着齐叔这副心心念念希望她回家的样子,江槐一时间又有些纠结,她搬出去住真的是对的吗?
可是肉肉又确实不能被周时晏发现。
周时晏来到餐厅的时候,就看见江槐一副眉头紧锁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江槐以前是一个心里藏不住事情的人。
又或者说,大概是因为江槐以前很信任他,心里不管有什么事,都会第一时间和他说,所以在他看来,江槐从来都不是一个会有心事的人。
可自从这次江槐回来,他就摸不透她到底在想些什么了。
她总是一个人出神地想些什么,即便是他开口问了,她也只是含糊其辞。
两个人之间的距离,就这样一点一点被拉开了。
周时晏在她对面坐下来的时候,开口问她:“不吃早餐,在想什么?”
江槐没注意到他来,他突然出声,她毫不意外地又被吓了一跳。

江槐现在的搪塞和糊弄是张口就来。
她只是看了他一眼,那眼神就好像无形之中说了很多话似的。
“在想,你是不是应该和我解释点什么。”
江槐一句话,顿时转换了这场谈话里的攻防关系。
周时晏拿筷子的手一顿,眼神都变得有些虚。
这时候齐叔去拿东西了,餐厅里就他们两个人,江槐就把下巴往自己撑起的手心里一搁,看着对面的人。
“比如说,你为什么半夜进我的房间,为什么这几天在我房里睡,还有,你半梦半醒的时候发生的事,你都记得吗?”
江槐的声音轻飘飘的,可落在周时晏耳朵里,却像是一记又一记的重锤。
要说记忆的话,他隐隐约约还有一些。
只是连他自己都分不清楚,那些到底是模糊的记忆,还是只是自己昨晚的一个梦。
他突然想起刚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,鼻息里钻上来的熟悉的香气和奶味。
他动作一顿,原来,那些都不是梦。
起床气
周时晏突然沉默了下来。
只是他用力到有些发白的手指,在昭示此刻他内心的躁动和不安。
齐叔这时候也从后厨回来,两个人的对话就这样默契地停了下来。
直到开车送江槐去中医院的路上,周时晏才终于打算开口说点什么。
他有些不安地瞥了江槐一眼:“昨天晚上……是个意外。”
江槐这个时候也有些不自然地转头看向窗外,“是吗?那你这意外发生的频率有点高。”
前前后后算下来,这种情况也有好多次了。
说实话,每次醒来看到江槐在自己怀里的时候,他才是最受惊吓的那个人。
虽然这惊吓背后,还有一点点暗喜。
江槐紧接着就问:“所以呢,你为什么会这样?我不在家的时候,你也经常跑到我房间睡?”
周时晏这时候就像个手足无措的毛头小子。
之前每一次那样尴尬地醒过来之后,两个人都没有谈过这件事。
现在真的要说起来,周时晏就觉得整个人有口难言。
他有些烦闷地抓了一把头发往后捋,“……大概是因为这几天药停了,所以还有些不适应。”
关于他说的药,江槐还是有些了解的。
这么想起来,确实,不管是第一次在书房撞破他的异常,还是他住院的时候,或者是之前的每一次,每次都是他没有用助眠药的时候。
这么看起来,他的情况大概有些糟糕。
只是江槐这个时候大概是因为昨天晚上被他闹得没休息好,整个人都处在低气压中。
虽然心里有些担心,也有些猜测,可脸上的神情却很阴沉,连说出来的话也有些不近人情。
“所以呢?你以前没吃药的时候都这样?这样看起来还是让任梦迪贴身照顾你比较合适。”
江槐一想起昨天晚上他突然准确地喊出她的名字,就觉得一颗心都浮了起来,飘飘荡荡的。
周时晏一听,不由皱了皱眉。
关任梦迪什么事?
路上还有些时间,江槐之后没多久,就在周时晏平稳的行驶里闭眼睡着了。
周时晏本来还想再问她点什么,可看她那个样子,也不好开口。
最后,车在中医院门口停下来。
感受到车速渐渐放缓,江槐才睁开眼。
看她那副依旧阴沉的脸色,刚才她应该也不是真的睡了,只是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。
周时晏转头看她:“到了。”
江槐愣愣地冲着正前方的挡风玻璃看了一会儿,问他:“所以,昨晚发生了什么,你还记得吗?”
周时晏挣扎了一会儿,“还……有点印象。”
她点了点头,转头看他。
江槐顺手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,随即,双手撑在驾驶座座椅的边缘,往他面前凑了凑。
“所以,我是在问你,为什么那么做。”
周时晏一直坚定且毫不动摇的目光,在这个时候猛烈地晃动起来。
他甚至不敢转头看她。
“在你想好怎么回答我之前,我不会回公馆了。我去上班了。”
说完,江槐就下车走了。

小说《江槐周时晏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江槐周时晏》资讯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