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现代言情> 李妍沈寒舟

>

李妍沈寒舟

李妍著

本文标签:

长篇现代言情《李妍沈寒舟》,男女主角李妍沈俊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,非常值得一读,作者“李妍”所著,主要讲述的是:第69章嫌疑人   和预想的不一样。   林建安不管是来青州赴任前还是上任后,和李清风全然没有任何交集。   这个人干净得像张白纸。   不怎么做官场...

来源:1   主角: 李妍沈俊   更新: 2024-03-20 16:56:19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小说叫做《李妍沈寒舟》是“李妍”的小说。内容精选:十二岁的女孩,土匪出身,身边聚拢的都是比她大十几岁的中年人。那些经验比她丰富,手法比她老练的江湖人,为什么不架空她,取而代之?“盗门彭一些:“先前裴应春重新得势,摆脱我爹满京城找裴家被赦免的子孙后代,她是当中一个。”沈寒舟边听边起身,转过书案,他伸手将秦辰扶起,好奇道:“她改名换姓,你们怎么找到的?...

第5章


李妍望着他,想起刚才身处险境,不想让沈寒舟多操心,便扯了个慌:“去喝了两杯。撒谎。”沈寒舟丝毫不留情面,直接拆穿,“身上没酒气。啊?”她愣了下,低头闻了闻衣袖。确实没有。“听曲?找小倌?”沈寒舟越说话音越凉,“我是不是说过不可以去。”李妍一滞:“哎我闲着无聊去哪里,还得和你报备啊?”就见他俊朗的面庞上盖了一层霜,抿着唇,艰涩挤出句:“你无聊就告诉我,为什么去花那个冤枉钱。琴棋书画,我沈寒舟
“可太吭了。”两个街角外,一身儒雅男装的李妍低头将封腰扎紧,扯下上面的锦囊掂量几下,“这说好的烟雾弹,愣是一点烟都没有。”
于北坐在树上,从怀里摸出案宗扔下来:“大小姐,这是誊抄的,只抄了关键内容。如果有不明确的地方,你只管吩咐,我再去抄。”
李妍抬手稳稳接住那册子。
她低头大概翻了下,叮嘱道:“这几天你远离府衙,云川的实力我清楚,刀剑上你不会落下风,但他是个刨根问底的性子,万一盯上咱们就很麻烦。”
“属下听令。”
之后,李妍等了几息,也没听到头顶上他离开的响动,这才疑惑抬头:“还有事?”
树冠中,于北沉默片刻才说:“属下还摸到了个物件。”
李妍看他手臂扬起,下意识伸手捞一把,抓到个手帕包裹的物件。
她腋下夹着案宗,展开手帕,愣住。
帕子里是一枚染血盘扣,天青色的袢条编织成小蝴蝶的模样,在翅膀的位置穿过一颗镶着纯金“妍”字的白玉石。
夜风吹动树冠沙沙作响,万里银装如薄云笼罩在青州城上,不远处府衙衙役满街搜寻的脚步声纷乱无章。
她望向盘扣的目光越发肃然,四周冰冷得连呼吸都要冻结。
若说先前她调查这案件只是她未雨绸缪,想太多,太细,那从现在开始,整个案子的性质就变了。
“哪儿找到的?”她问。
“物证房。”
“丢了一个月的娘亲遗物,在府衙的物证房?”她抬头,难以置信。
于北坐在树枝上盘着双腿,点头道:“案宗抄到一半,看到里面提及了镶嵌‘妍’字的盘扣,属下就去确认了一眼,没想到真是夫人留下的这一枚。”
他迟疑片刻,又言:“大小姐,这案子奇怪,府衙明明有第一嫌疑人,却按兵不动十天,怪得很。”
没错,只要衙役拿着这件物证在商街盘问一圈,总有人能认出这枚盘扣出自李家夫人之手,怎么都能查到飞龙山庄去。
再加上特殊的麻花鞭子痕迹,傻子都能怀疑到李妍的头上。
可是,不论是青州知府林建安,还是第一神捕的云川,都如同瞎了一样,视而不见。
她将盘扣攥在手心,正色道:“……我知道了,你回去的时候小心一些。”
于北抱拳拱手,闪身跳进夜色中。
夜色如水,寒夜透凉。
李妍收起盘扣,抽出身后折扇,刷刷一声甩开,她故作醉态,端着一股纨绔公子样,哼着小曲往海西楼回。
在最后一个拐角,瞧着蜷缩在草席上哆嗦的小乞丐,往他面前的破碗里放了半吊铜板。
一抬头,就看见海西楼前站个人。
李妍心头咯噔一下。
子时已过,早就打烊了,怎么还点着烛火挂着灯笼?
她摇着扇子,看着越来越近的人影,顿感不妙。
那身形,那气场,翻遍记忆,也就沈寒舟了。
“回来了?”沈寒舟一身单衣,散乱着长发,负手望着她,话语冷漠中带着几分疏离。
她下意识后背一凉,竟有点慌张。
可转念一想,她才是飞龙商行的主人,怕个鬼啊!
李妍挺直腰杆,大步上前:“回来了。你怎么还不睡?身体不好就要早些休息,站在这染了风寒怎么办?”
与其被人指责,不如先发制人。
沈寒舟自从失忆后,身子就不是很好。
原本就单薄,现在又只穿了一件外衫,在子时街头上吹夜风,脸色更显苍白。
李妍说完就更心虚,别开视线,抬脚就往海西楼里钻。
沈寒舟侧步拦住她的去路,仍旧冷冷问:“去哪了。”
他根本不上套。
李妍望着他,想起刚才身处险境,不想让沈寒舟多操心,便扯了个慌:“去喝了两杯。”
“撒谎。”沈寒舟丝毫不留情面,直接拆穿,“身上没酒气。”
“啊?”她愣了下,低头闻了闻衣袖。
确实没有。
“听曲?找小倌?”沈寒舟越说话音越凉,“我是不是说过不可以去。”
李妍一滞:“哎我闲着无聊去哪里,还得和你报备啊?”
就见他俊朗的面庞上盖了一层霜,抿着唇,艰涩挤出句:“你无聊就告诉我,为什么去花那个冤枉钱。琴棋书画,我沈寒舟样样都行!”
说完,他猛转身,快步往后院走去。
李妍愣愣站在门口,瞧着他疏冷的背影,心头有些迷茫。
堂堂飞龙山庄庄主,青州巨富,她怎么连这点自由都没了?
“大小姐。”直到此时,曹切才探出脑袋。
他愧疚道:“这你刚走没多久,沈账房忽然抱着一盘沉檀出来,说你晚上不点这东西睡不踏实。我没能拦住他。结果他发现你不在,就愣是在这站了一个多时辰。我劝过,他说怕你喝多了惹出事,不肯回去。”
“我能惹什么事?”李妍抬头望向二楼,半晌摆了摆手,“罢了,明天我再同他解释。”
“哦对了。”她指着曹切,“你那个什么烟雾弹,搞得可以,下次别搞了。”
“啊?可是不好用?”他忙追上去。
“好用,好用得不行,那烟花嘭一声炸开的时候,看云大捕头的表情,估计能震惊他二十年。”
“烟花?”曹切停下,表情精彩纷呈。
他刚才是看到三朵烟花,半夜里窜老高,炸得特别漂亮。
当时光顾着骂那放花的人没功德,夜半三更扰人清梦,压根没往其他方向想。
如今听到李妍这么一讲,眉头都拧在一起。
他“嘶”一声:“不应该啊,我感觉我配得挺好啊……”
“别琢磨了。”李妍合上扇子,转过身望着他,“说正事,帮我查个人。”
她郑重念了一遍:“柳河县去年三月,有个把陈家公子打成伤残的姑娘宁氏,是奴籍。”
子夜月光满地,似铺一层碎银,春夜里特有的清冷微风,一阵一阵吹动着李妍的衣摆。
她儒生模样,坐在大堂里娓娓道来:“这姑娘到案后被判墨刑,在锁骨往下烙上了‘暴’字印记。你找信得过的、身手好的自己人抓紧时间去跑一趟,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去的时候再到山庄给杜二娘送个信,让她找找以前附近土匪们定做麻花鞭子留下的记录,很可能这几日要用上。”
“还有。”她指尖敲着红木桌,压低声音,“弄一封邀请函,我要去参加对面的曲楼诗会。我就不信有人拖着一具没脑袋的尸体,爬上他们家屋檐抛尸,里头的人能一点异常都察觉不到的。”
除此之外,李妍还在琢磨那个被带走的头。
凶手为什么要把头带走,又怎么处理那个头,第一案发现场到底在哪里,都困扰着她。
她望着门外未干的水洼,手里扇子越摇越慢。

小说《李妍沈寒舟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李妍沈寒舟》资讯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