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 现代言情> 寒门帝婿云飞扬

>

寒门帝婿云飞扬

刘季著

本文标签:

小说《寒门帝婿云飞扬》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,作者为“刘季”,主要人物有刘季樊哙,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:寒门帝婿(主角刘季吕雉):作者文笔精湛,故事情节丰富,人物性格饱满,是一部难得的好书,值得推荐。喜欢全本资源的朋友,欢迎阅读寒门帝婿全文。...《寒门帝婿》第19章免费试读“大胆!”公堂之上,刘季已然......

来源:xkxs   主角: 刘季樊哙   更新: 2024-03-11 10:54:36

在线阅读

【扫一扫】手机随心读

  • 读书简介

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《寒门帝婿云飞扬》,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,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。简介:“你竟然敢在公堂之上出手,看我不……”他话还没说完,只见刘季捡起了王龙,张虎的佩剑发射而出,一把剑射穿了审县令的官帽,定在了“明镜高悬”的四个大字上。另一把则是贴着他的耳朵穿过,划伤了他的脸。“审大人你好大的官威啊!”刘季并没有想伤他,而是赤裸裸的威胁。“人,你大可暂时扣押,三天之内,我定能证明樊哙...

《寒门帝婿》 第19章

寒门帝婿(主角刘季吕雉):作者文笔精湛,故事情节丰富,人物性格饱满,是一部难得的好书,值得推荐。
喜欢全本资源的朋友,欢迎阅读寒门帝婿全文。
...《寒门帝婿》免费试读“大胆!”公堂之上,刘季已然是触犯了县令的威严。
他咬着牙大喊道:“审扒皮,你公报私仇,仗势欺人!”连审县令的外号都说了出来,能看的出来刘季有多愤怒了。
“放肆!”审县令当即骂道:“你一个小小的泗水亭长,敢跟我叫板,是不是找打,王龙,张虎何在?”两名捕头听令,拔出长剑,刚好指着刘季。
“就凭你们两个?”刘季双拳齐出,速度比常人快上数倍,令王龙,张虎压根没反应过来,当拳头接触到他们的胸口时,二人已经自知躲闪不及。
“刘亭长手下留情!”“砰!”“砰!”两声闷响,二人倒飞出去老远,刚好落在审县令的脚下。
“你竟然敢在公堂之上出手,看我不……”他话还没说完,只见刘季捡起了王龙,张虎的佩剑发射而出,一把剑射穿了审县令的官帽,定在了“明镜高悬”的四个大字上。
另一把则是贴着他的耳朵穿过,划伤了他的脸。
“审大人你好大的官威啊!”刘季并没有想伤他,而是赤裸裸的威胁。
“人,你大可暂时扣押,三天之内,我定能证明樊哙的清白,你要敢动他半根毫毛,我定让你魂飞魄散!”说完,刘季给曹参使了个眼色,说道:“曹参,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?”“明白!”曹参是沛县的典狱长,沛县的大牢刚好由他掌管。
“烦劳哥几个把我兄弟请回大牢,我三哥说了,好酒好菜伺候着,绝对不能让人动了他一根毫毛!”要么说刘季能称帝,这帮兄弟也绝对不是吃素的。
当众越权,而且全然不把县令放在眼里,这简直就是在打审县令的脸啊!这都要多亏刘季霸气,不然的话,樊哙这辈子算是玩完了。
“好嘞,曹哥!”几个跟班的狱卒将樊哙扶出了大堂,很显然已经安全了。
“审县令,我知道你恨我,但是你儿子完全是咎由自取,怨不得别人,还请你好自为之!”说完,刘季也拂袖而去。
来时风尘仆仆,嚣张跋扈,走时潇洒自然,放荡不羁,大概这就是刘季的作风吧!不然的话,这种地皮怎么能登基当皇帝呢!“反了反了,他奶奶的,看我不带人灭了这泼皮!”审县令还没说什么,倒是师爷夏三刀吹胡子瞪眼的急了,扬言就要灭了刘季。
却迎来了审县令临门一脚,外加一句谩骂:“妈的,刚才你怎么不发作呢!现在倒是逞起威风来了!”“县令,我……我刚才不是没来得及出手嘛!”夏三刀尴尬的解释,很显然是个窝里横的主。
“这事绝不能就这么算了!”樊哙很惨,被人告了不说,现在连走路都费劲,一打听才知道,昨晚审扒皮把老虎凳都垫到他脑袋那么高了,他愣是没招供。
现在可是遭了罪了!“三哥,刚才真解气!”樊哙找到了主心骨,他今天才知道,刘季的功夫比他强万倍,连沛县里最厉害的捕头王龙,张虎都一招秒杀。
“王八蛋,还不把事情原原本本的给大家说说,要不然大家怎么救你?”刘季踢了他一脚,狠狠地骂道,对于这个兄弟,他是恨铁不成钢,要不是樊哙日后夺天下的时候出了大力,刘季才不鸟他!很快,樊哙将事情一字不差的叙述清楚,脸还不自觉地红了。
“黄皮子找上你了,男牢里阳气冲天,也许那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,你丫的这个罪不白犯!”一听这话,被关大牢是因祸得福,樊哙才心安的承受了。
“三哥,那黄皮子……”“我自有办法对付!”刘季面色一暗,他哪有办法,无非就是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走一步看一步了,也许那黄皮子不敢对自己下手呢!樊哙走了,刘季也急忙去买了几条大狼狗,在吕府周围看守者。
刚好此时,萧何奔走过来,说道:“刘季,千万别喝井里的水!”“怎么回事?”刘季一愣,难道黄皮子真的另辟新径,找其他的办法报复了?“县里的井突然全都干涸了,他们被迫去县口的古井打水,就因为喝了井水,县里好多人都病了,而且高烧不退,呕吐不止,连苦胆水都吐出来了,你可一定要小心啊!”“还有这等怪事?”看来,黄皮子往井里下药了。
刘季身为泗水亭长,当然也不希望百姓们有事,于是和萧何结伴,挨家挨户的告知,生怕其他人也出了事。
“此事非同小可,应该和那只黄皮子有关!”光这样坐以待毙也不行,大家要用水的地方多了去了,县里又没其他水源,这么渴着,可能大家都要被活活渴死。
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
昨天黄皮子跳进井里,很可能已经和鼠妖合谋了。
这个时候,必须要有一个人站出来主持大局。
“刘季,我们先去找其他水源吧!”二人来到了沛县边境,看到好多人原地打转,不由大惊。
“喂,老丈,你们这是在干嘛?”刘季拍了拍老丈,发现他双眼朦胧,似乎看不到自己一样。
回想起姜尚残魂留下的道家知识,他顿时明白了,这是传说中的鬼打墙,有人在这里设下了阵眼,故意不让他们出城。
果不其然,城墙边有几根十几米长线,正以八卦形状缠绕,组成了一只巨大的八卦图。
“我们必须要把这八卦图毁掉!”刘季一跃而起,长剑挥出,长线断落在地上。
“我们怎么还在城墙边?”“对呀,我们明明已经出城了啊!”“别提了,我都到龙虎山了,怎么还在这儿?”众人疑惑不已,还没意识到自己遭遇了鬼打墙。
“大家冷静,如今城内五仙横行,想出城恐怕难了,大家不如齐心协力,一起对付五仙,将他们消灭!”这话要是萧何说的,或许有一定的信服度。
但这话偏偏是刘季说的,大家纷纷摆摆手骂道:“又开始胡说八道,丫的五仙是我们能对付的?泼皮就是泼皮,还想哄骗我们!”“呸!”众人纷纷表现出不屑,对刘季的话嗤之以鼻。
“妈的,他们不信我啊!”刘季刚要把他们打醒,却见审县令骑着高头大马,带着一众捕快赶来。
“大家不要惊慌,我已经请人去找了龙虎山正一观的张道陵张道长,他答应我们明日过来作法,为我们求雨,至于刘季说的五仙作祟,纯属放屁,大家不要信他!”这分明是来捣乱的!但是审县令说的张道陵,刘季确实有所期待。
不过,张道陵会来沛县,刘季还是不信的,全城都遭遇了鬼打墙,那审县令怎么派人去请的张道陵?难道他的人就能出城?“来者不善啊!”热门小说《寒门帝婿》试读结束,阅读全文向上看

小说《寒门帝婿云飞扬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《寒门帝婿云飞扬》资讯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