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资讯 > 宋晴晴陈平极品相师在都市全文免费阅读_宋晴晴陈平完整版免费阅读

极品相师在都市

极品相师在都市

陈平

本文标签:

小说《极品相师在都市》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,作者为“陈平”,主要人物有宋晴晴陈平,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:铁口一开,运势好坏; 铜口一开,富贵在怀; 金口一开,命运更改! 六爻算尽天下事,八字测遍世间人!...

来源:mbsc   主角: 宋晴晴陈平   时间:2024-04-02 21:03:58

小说介绍

精品都市小说《极品相师在都市》,赶快加入收藏夹吧!主角是宋晴晴陈平,是作者大神“陈平”出品的,简介如下:朱晓梅说:“这块玉是我嫂子送给我哥的,应该……应该是两个多月前了,从那时候开始,我哥就跟我说,他经常感觉很渴,忍不住想喝水。”“尤其是晚上的时候,经常还做梦,梦到自己跳进河里猛灌河水。”“我当时担心他是不是得了什么病,就死活拉着他去了医院,只是检查来检查去,也没查出什么毛病。”“我哥就说自己...

第44章

钱老板把玉牌放在手中反复观摩,摇头道:“倒也不是说有什么问题,只是这玉的材质有些特别,比较少见。”
我见那女人神色激动,急声问,“那这玉会不会把人害死?”
钱老板一怔,有些狐疑地看了对方一眼,“这怎么说的?”
那女人忙道:“钱老板,我听人说您是咱们这条街上的高人,我……我哥哥被人害死了,我就觉得肯定跟这玉有关,您……您给看看……帮帮我……” 她大约是太过激动紧张,说得有些语无伦次的。
钱老板让伙计给她上了一盏热茶,让她慢慢说。
那女人咕嘟咕嘟喝掉半盏茶,心情似乎是平复了一些。
原来,这女人名叫朱晓梅,二十二岁,在一家医院当护工,家里父母都已经不在了,只有一个叫朱守文的哥哥。
朱守文结婚之后,就一直住在妻子娘家,朱晓梅则自己租了个小房子住。
三天前,是他们母亲的忌日,兄妹俩一起去母亲坟前祭拜后,因为天色不早,朱晓梅就让哥哥住自己屋,她去找自己小姐妹挤挤。
事情就出在这天晚上。
由于这是个老房子,所以经常停水,朱晓梅就在网上买了口老式的土陶大缸放在家里,大约有半人多高,平时就用来存水。
当第二天早上,朱晓梅回来叫哥哥起来吃饭,结果一进门就发现地上湿漉漉的,房间里却没找到朱守文的人影。
后来她无意中看了一眼水缸,才惊恐地发现哥哥居然整个人缩在缸里,已经溺死了。
在房中除了地上淌了好多水之外,并没有其他异常,最后这事情被定性为朱守文自杀。
钱老板听她说完,皱眉道:“你哥哥这死法是有些蹊跷,只不过……” 他话还没说完,朱晓梅就激动地喊道,“我哥哥不是会自杀的人,他不可能自杀的,是这块玉,我怀疑我哥的死,跟这块玉有关!”
我听她说得离奇,干脆坐了回来。
钱老板疑惑地问她,这事和玉又有什么关系。
朱晓梅说:“这块玉是我嫂子送给我哥的,应该……应该是两个多月前了,从那时候开始,我哥就跟我说,他经常感觉很渴,忍不住想喝水。”
“尤其是晚上的时候,经常还做梦,梦到自己跳进河里猛灌河水。”
“我当时担心他是不是得了什么病,就死活拉着他去了医院,只是检查来检查去,也没查出什么毛病。”
“我哥就说自己可能是太累了,让我不要大惊小怪。
我看检查没什么问题,也就稍微放了点心,以为自己多想了。”
“不过小半个月前,我刚发了工资,请我哥去星巴克喝咖啡,在那偶然遇到位漂亮小姐,那位小姐一看到我哥,就皱着眉头问他‘你这人最近有没有不对劲的地方?
’” “我当时吃了一惊,忙把我哥的异常状况跟她说了。
她坐下来给我哥仔细看了看,后来她见到我哥佩戴的那块护身玉牌,就说这玉牌好像有点问题,最好先不要带。”
“不过我哥不以为然,说这玉牌是护身的平安福,能有什么问题,那位小姐见我哥不识好歹,大概有点生气,就走了。”
“不过她说的这话,让我心里一直扎了根刺,我三番五次劝我哥先把玉牌拿下来,可因为那玉牌是我嫂子送他的,我哥就坚持不肯拿掉。”
“我拿他没办法,只好作罢,谁知……谁知……” 说到这里,朱晓梅已经泪流满面,“哥哥出事之后,别人都说是我哥哥想不开自杀,可他们也不想想,才那么大一个水缸,谁会这样寻死的?”
“之后我就到处找那位漂亮小姐,可我只知道她好像姓赵,其他的就一无所知了。
我一直守在那家星巴克,可是怎么也等不到人。”
“后来我听人说,九宝斋的钱老板是懂玉的高人,我就想找您老来看看。”
钱老板沉吟了一阵,指着玉牌说道:“你仔细看这块玉,色泽黄中泛灰,灰中藏着细丝,这叫做牵丝玉。”
听他这么一说,我就知道刚才自己没有看错,这玉牌果然是牵丝玉做的。
牵丝玉不算什么太稀罕的玉种,因为品相不好,也不太值钱,不过在我们行内,牵丝玉还有一个名字,叫做附阴玉。
因为这种玉有个比较特殊的地方,就是很容易被一些邪祟阴魂所附,所以这种玉通常不太吉利,懂行的人绝不会拿这种玉做成平安符给人佩戴。
“那……那我哥,真是被这块玉害死的?”
朱晓梅颤声说。
钱老板摇摇头:“是有这可能,不过话也不能这么说……” 朱晓梅站起来,扑通一声就给钱老板跪了下去,“钱老板我求求你,你一定要给我做主!”
说着咚咚咚磕头。
钱老板吓了一跳,忙跑过去把她扶起,一脸为难道:“嗐,老头子我就是个掌眼的,能有什么本事替人做主。”
朱晓梅怔怔流泪:“那我该怎么办,我哥就这么白死了吗?”
我见那块玉搁在桌上,拿起来仔细看了看,只听那钱老板说道,“小姑娘,老头子给你推荐个人,你不如去求求这位小哥。”
我侧头一看,就见那老头子一根手指正指着我。
朱晓梅大概也是急得狠了,脑子有些犯浑,愣了一下,居然冲过来就跪。
我哭笑不得,赶紧一把拉住她,心说大姐你可还大着我几岁呢,我可承受不起。
“小哥,要不这事你就管管?”
钱老板笑着问了我一句。
我对这事着实是挺感兴趣,而且碰上了就是缘分,也就很干脆地说:“那成,这活我接了。”
朱晓梅一听,忙不迭地连声感谢。
我让钱老板替我留意着玉,就跟朱晓梅出了九宝斋,准备先去看看她哥哥朱守文的遗体。
毕竟只凭一块牵丝玉并不能说明什么,当中也有巧合的可能。
这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,街头华灯初上,朱晓梅问我要不要先吃个饭再去。
我说不浪费时间了,买几个面包边吃边走,朱晓梅连连点头,就近买了一些吃的,就上了一辆出租。
听朱晓梅说,他哥朱守文的遗体已经被她嫂子收走了,如今存放在春山居医院的太平间里。
我一听,心说还真巧了。
这春山居医院是江城有名的高级私人医院,也是贺家名下的产业,贺宗泽夫妇俩的遗体就被保存在那里,我昨天才刚带着宝儿去过。

小说《极品相师在都市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为您推荐

小说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