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资讯 > 秦深王葆农门宦妻:嫁个太监去种田全文免费阅读_秦深王葆完整版免费阅读

农门宦妻:嫁个太监去种田

农门宦妻:嫁个太监去种田

戎衣公子

本文标签:

小说叫做《农门宦妻:嫁个太监去种田》是“戎衣公子”的小说。内容精选:穿越到太监村,她一脸蒙逼——这村穷山恶水,田地贫瘠,唯一的产业就是净身入宫当太监。她爹是个净身师傅,被迫继承家业后,她用现代美容知识、厨艺、按摩技术建立强大的宦官培训基地。自此后,宫里混得好,有权有势,有情有义的太监,都得喊她一声“师傅”。直到一日,东厂姿容无双的俏督公找上门,说为报当年刀下留根之恩,要娶她为妻?!...

来源:cd   主角: 秦深王葆   时间:2024-04-02 20:59:49

小说介绍

《农门宦妻:嫁个太监去种田》这部小说的主角是秦深王葆,《农门宦妻:嫁个太监去种田》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,属于穿越重生下面是章节试读。主要讲的是:来人一身靛蓝色棉布直裰褂子,加了件半旧不新的鼠皮袄儿,下头深灰的褂裤,白竹布的袜子外头,套着一双玄色的双梁鞋四目相对,各自打量那人生得清俊文秀,郎朗隽风,样貌并不像秦深印象中,歪瓜裂枣,猥琐不堪的太监样,反而还怪好看的而她自己却一脸癞子,瘦棱棱的脸颊没一两肉,叫边上灯火照得分外可怖但文太监的眼中并没有一丝嫌恶,他笑盈盈的,满目温和之色“你饿了吧?我看灶间里头的饭没人动,想你一定是没吃饭...

003出了人命


树下一张长案上摆着大碗茶,后头楠木圈椅上,翘腿坐着个人。

这人四十岁面上光滑,没一点胡渣,他身子佝偻着,吊梢眼中藏着阴毒,正是要问秦山赎兰的大太监王葆。

廖氏这一叫,引得王葆阴鸷的咯咯笑起来,他一挥手,边上自有人扑了上来,一并拿捏住秦深两人,连拖带拽的拉到了场子里。

“老师傅,你妻女都叫我拿住了,还不说么?”

秦山被放了下来,奄奄一息倒在地上,他抿着干裂青白的唇,脸上泛着死气的灰败:

“不……不关我妻女的事……是我、我嫌你给的喜钱不够,一气之下,就毁了那话儿,你要杀就杀我罢!”

秦山视死如归,他亲手阉下的东西,都会好生保管,用绳子绑了挂在一间房子的中质梁上,其实在喜钱送来的那日,他就已经发现王葆的宝贝儿不见了,他心知其人残暴,肆意妄为,只得逼了秦深继承手艺后,才孤身赴死,一人担下罪名,但求不殃及家人。

不说是弄丢了,只说被毁去了,好叫王葆死心,只讨要他的性命作偿,不再折磨其它相关的人。

边上的王葆一听这话,气得哇呀呀的叫:

“你个不是吃人饭长大的坏嘎嘎,咱太监挨了拿刀,半辈子盼着骨肉还家的一日,你!你!”

他抄起案上的剪子,就要往他下身扎去!

秦山受够了这番拷打虐待,他见着了妻女最后一眼,可以闭眼了!于是,看着王葆执着剪子捅来,闷着一声怒吼,挺着胸膛迎了上去——

“爹!孩子她爹!”

皮肉撕裂的声音,剪子已扎在了秦山的心口处。

王葆叫他吓了一跳,脸色有些难看,他晦气的松了手,赶紧拿出方巾来擦手。

廖氏哭得撕心裂肺,瘫软在地上,秦深亦是眼眶深红,心里一阵阵难受。

虽然秦山严肃苛刻,对刀子匠手艺的事偏执如倔牛,可打心底里,他是真正对妻女好的,所以眼看着他死在自己眼前,秦深没有办法无动于衷,

眼泪自己往外流淌着,不知哪里来的力气,她一把推开了钳制的人,奔着扑向了秦山:

“爹……爹!”

吊着一口气,秦山瞪大了眼睛,紧紧攥上了秦深的手腕:

“娃儿可怜……你、你得……帮!帮!秦一刀……刀,不、不……能倒!”

秦深还未来得及应,秦山已气绝身亡,只是死不瞑目,一口不甘的怨气,梗在喉头,郁结不发。

王葆见秦山死了,立即斥责边上用刑的小太监:

“下手没个轻重,学谁不好,学东厂那个杀人吮血的魔头?呵,凭白逼死了人。”

小太监们面儿上唯诺,心里却腹诽道:不知是谁方才恨得咬牙,嚷着狠狠的弄人,现在一推四五六,还赖在卫厂公身上,也是胆儿肥。

秦深抱着秦山的尸体,鼻下满是血腥之味,单看衣服上的血窟窿,就知爹受了怎么样非人的折磨。

她不知道那个东厂的魔头是谁,也没奢望去城里报官能为王葆讨回这一笔血债。

现在唯有打落牙往肚里咽,护好娘亲和自己,才不枉爹以死相护。

秦山死了,王葆满肚子火没处撒,他怨毒的目光落在秦深身上,见她一脸癞子,又黑又丑,更是嫌恶:

“喂,丑丫头,你爹当真毁了我的宝贝儿?”

秦深佯装畏惧的颤抖,低着头弱弱答了句:

“真的……剁碎了拌着甘薯叶子,喂给猪食了,我二婶子亲手喂的”

王葆一听这话,气得胸膛起伏,眼睛发黑,几乎站立不稳。他指着地上秦山的尸体,对着边上瞧热闹的村邻大吼道:

“谁也不许替他收尸!秦家报了丧,谁家敢去吊礼,等着一并遭殃吧!”

村里人见秦一刀横死,大多愠色,为其愤愤不平,只是心里畏着王葆,没人敢吱声,被他这般威胁,也有几个出了五服的亲戚要出头,可话还没出口,就被自己的婆娘掐了胳膊肉,给拽了回去。

王葆鼻子冷哼一声,一甩袖,气恼着提步离开。

等他走得没影了,村里人没一个人散,但也没人肯上来施以援手,把秦山的尸体收殓起来,他们生怕因此受了连累。

人心冷暖,秦深两世为人,到底看淡了一些。

求人不如靠己,她喊娘亲廖氏帮忙,把秦山的尸首扶到自己身上,然后费力的半背半拖着,几乎是咬着牙,一步一挪走到了家门外。

这时,天开始下起雨,噼啪打在地上,溅起了满地的泥点子。

秦深的唇都咬破了,她佝偻着身子,用尽全身的力气,不让背上的秦山摔到泥地上去。

爹虽然死了,但她想让他干净着走。

廖氏抹了一把脸上的水,不知是雨水,还是泪水,她扑倒堂屋门前,咣咣的敲着门板,哭声凄厉:

“娘,娘你快开门啊,我把山子接回来了,娘——”

廖氏嗓子都喊哑了,手心拍得肿了起来,可屋子里依旧悄然无声,只有雨点砸在瓦上的声音。

秦深隔着雨帘子,冷冷瞥了一眼堂屋窗子,窗棂的东昌纸后头人影绰绰,他们明明都在家,却不愿意开门。

心寒如冰,秦深拔高了声儿,对着廖氏道:

“娘,咱们走,别费这个劲儿,就是用手挖,我也能把爹给埋了!”

廖氏瘫软在地上,拼命摇着头:

“不——不能,我不能连口薄棺材都不给你爹办啊!”她跪在地上,不停的向堂屋磕头,乞求哭道:

“自打我嫁进秦家来,老二才秦丫头这般大,我帮着干活、做绣样,就是山子得来的喜钱,也全给了家里!又帮着爹瞧病治丧,帮着老二办事娶媳……你们不想受连累,要赶咱娘俩出去,我认了,可山子是正经的秦家人,你们咋狠心,好歹让他入土为安呐!”

“娘!”

秦深恼了,娘亲把自己放的那么低,难怪平日招人欺负。

屋子里头听了廖氏这话儿,悉索有了响声,没一会儿,钱氏开了堂屋的门,堵在门板后头,尖利叫道:

“这会子来掰扯这话?像是咱娘得了你们多大的钱似得,你做的那些绣样,得了吧,能卖上三文一幅,还是人买主瞎了眼呢!你说你干活,那怎么不说你家还多张嘴吃饭?大哥给家里挣钱不错,可也招祸了!”

她扫了一眼血淋淋的秦山,吓得一哆嗦,往门板后躲了三分:

“快走快走,别连累家里——收殓的银子,咱家一个子儿都不会出的!要让王公公晓得了,大家都不要活了!我给你出个主意,你把秦深往西林院子嫁了去,收个尸的钱多少是够的……”

廖氏满脸惨白,哆嗦着唇;

“西林院子……你是说那个娶了六个老婆,没一个活过半年的文太监?你要深丫头嫁一个太监!不……你是她二婶子,怎么把孩子往火坑里推?”

钱氏嗤笑一声,指着秦深的脸,不屑道:

“就她这张脸,还想嫁个男人?有太监肯要就不错了!你家秦深命硬,说不定不会叫那个文太监克死,那就赚了”

廖氏心如死灰,她从门缝里瞅见坐在堂里抹着眼泪的婆婆林氏,立刻撒声道:

“娘!娘!山子是你十月怀胎,从你肚子里爬出来的,你怎么忍心!”

钱氏啐了一口,扯下她抠在门板上的手指,猛地一推,把人推倒泥水汪子里,骂了声:

“绝户头,克死了丈夫,还来害家里,快滚!”

说罢,狠狠甩上了门,彻底绝了屋里婆婆林氏心软的念头。

小说《农门宦妻:嫁个太监去种田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为您推荐

小说标签